寻找有意义的沟通

2008年05月27日 08:23        摘自:锐思网    
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坚持我的有效沟通的十个步骤。 但是,我常常对那走向狂野边缘的对话非常入神,特别是在那富有创造性的公共领域里探索出一个更宽广的地带。

“如果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的见解,你的信仰,对此我亦有很多的疑惑。”——歌德

我从不热衷于无聊的闲谈。我很欣赏那种基于你的个人背景的对话——我试过和那些在我的博客上参与评论的人进行很有意思的对话(通过即时通讯或语音),并与自己刚认识不久的人进行面对面交流,不过那的确有些难。

当我一有这样的对话背景,无论是一个关于共享激情的主题,还是对于为什么与我交流的人关心这个主题的理解,以及对于大家如何沟通的判断(不是怎样沟通地好,只是如何沟通:我们对话的方式各不相同,而你需要足够的对话时间才可以把握他们的对话方式)——当我一着手这件事,就做好了与那些局外人进行“圆舞曲”式的接触的准备,而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一对一(偶尔会是一个小群体)的深入、激烈、严肃的交流。

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坚持我的有效沟通的十个步骤。 但是,我常常对那走向狂野边缘的对话非常入神,特别是在那富有创造性的公共领域里探索出一个更宽广的地带。

让我感到吃惊的是,竟然有一大批人对比较严肃的话题不感兴趣,而且这一群体里包括许多富有智慧,有创造性的人以及消息灵通人士,起初我以为这只是我——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些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具备重要的知识和强大的洞察力的人会主动与人分享他们的观点。但我逐渐相信,那个大的会谈的圈子(爱聊天的人群)和那规模较小的有着会话主题的圈子,是两个不同的群体(有一小部分是重叠的)。


但更糟的是,当我设法寻找有意义沟通的内容时,发现绝大多数的主题都是理论性的,难以操作的,因此,相应的,虽然有些刺激,但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努力去关注更多更广的范畴,但我的注意跨度仍是幼稚、短暂。

正如我在《朝圣之旅》中提到的,我总是觉得去发现那些关注我认为非常重要的话题的人是具有挑战性的。在我走访过的任何一个国家,在我生活并投入了大量时间的任何一个社区(不管是在第二生命空间、在任何可在线联机的地方,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似乎更愿意谈论眼前和表面性的东西——说闲话,最近的新闻,体育,天气,娱乐,工作,下一餐饭要吃什么等等。因此,很少有人真正关注生命的总体意义: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甚至去想一想什么是我们可以或者应该为之去做的。

我很想就我所看到的一切归纳一下,在全球范围内,人类有三个通病:(1)想象力的匮乏;(2)缺乏好奇心;(3) 失范(反常)。
   
•那些缺乏想象力的人,不能从当前的境况中想象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还是正相反,那么他们怎会关心去改变它呢?
•那些缺乏好奇心的人,根本不会关心在自己身外的时空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那些不能或不会同情别人境遇的人,认为这个世界爱他妈怎样就怎样,他们只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关心如何让自己感到快乐,只要当前愉悦,不计任何后果。
   
或许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因为,那些进行有意义沟通的地点和时机是如此难得——部分博客,图书俱乐部,和一些大学——也仅仅是进行有意义沟通的场所和机会而已,而可操作的沟通依然罕见。
   
亲爱的网友,这就是我这些天来痴迷于寻找比评论和电邮更强大的互动方式与你沟通的原因。我对那些拙劣的通讯媒介回应较少,如果您已厌倦,请使用IM(经由Gmail / gtalk)与我联系,或者预约一个语音通话( gtalk,或Skype ),甚至在第二次生命空间会面。
   
我的一位朋友最近为我提供了这些关于有意义沟通优秀的指导性建议:

•告诉别人那些让你充满激情的东西以及原因,热情地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应该知道但大家还不知道的某些事物,最好是以一个故事的形式,并使其重要性清楚明了。
•告诉大家一件你已经构想的可能实现的事。一种现实的可能性,而不只是一个理想,一个愿望或者是一个梦想。
•告诉大家关于某一问题的不同的思考方式,使它散发出新的光彩。
•不去争辨。
•对于上述问题要确保它们可行,但不要告诉大家该怎么做。
•以上所有问题,其内容尽量简短,清晰,简单有趣。一次对话就是相互的馈赠。
   
这些建议将会有效地指导我的工作。


 

客服:010-84467721  客服传真:010-84467712-805  Email:86to81#86to81.com
 
版权所有 中日之窗-中日人才信息交流中心  京ICP备08004862号-2
Copyright (C) 2000-2008 81to86.Net. All Rights Reserved